35中文网 > 一起修炼吧 > 第十七章:一丝诡异的气息

第十七章:一丝诡异的气息

    这样的情景,不仅在外门,内门地带也好不了太多,因为难度适当增大了。

    核心弟子就好多了,大部分人放在地球都成年了,当然在修仙大陆和孩子没区别。以他们的身体素质,最多破点皮,行动完全不会受影响。

    此时,王荣德沐浴后回到宿舍,倒头就睡,不知不觉已经天亮了。

    “呼,幸好,幸好!”王荣德看了看时间,没有迟到,但也早不了多少,于是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洗漱吃早餐。

    就在他气喘吁吁跑到活动地点时,四个伙伴笑了笑,拿出两颗丹药给了他。

    “王荣德,这是可以恢复精力的丹药,在不远处有的买。我们都买了很多,你也去吧。”李宇轩说。

    感受了一下,这颗丹药大约可以恢复十分之一的精力,多买几颗能让各项活动轻松许多,哪怕价格高也得买!

    到指定地点后,王荣德发现根本不是想象的那么回事!丹药的价格很低,可现场却鲜血满地,因为要想买到丹药,必须当场击败三人,否则想买也买不了。

    “难道......”

    王荣德不敢想了,难不成四个伙伴都去打架了?不对,他们身上没有伤不说,连衣服都没湿,怎么可能是打斗过的表现?

    的确,他们并没有进行任何的打斗。这多亏了陈宣羽的父亲,在女儿出去时在她手上做了个印记,那炼丹的是其父的手下,二话不说就给了一堆丹药。

    “王荣德,你想要我还可以给,别去打架!”

    此刻,陈宣羽追了上来,连忙拉住了王荣德,因为看了一会热闹,她知道这群人打起来有多么不要命。

    因为只要击败三个人,就可以无限购买丹药,而且之后也用得上。和这个比起来,打架的那些消耗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的好吧。

    “行,我也只是来看看,精力我够用的,宗门周年庆典也快开始了,走走走!”王荣德赶紧说,其实他还真想买一些恢复精力的丹药。

    ......

    这已经是活动的第二天了,应该不会有那么多长篇大论了吧,王荣德心想。

    不过,这个想法落空了,依然是那些流程,嘉宾和弟子依然一丝不苟的听着,项目依然是十个同样的。

    只是这次,难度增加了,不少人直接离去,倒是给王荣德他们省了不少排队的时间。

    不过难度增大自然也有它的不好,比如本来很容易的滑滑梯,这次掌握了姿势竟无一人擦伤。难度增大就增大在爬上去,本来二三十厘米的一节台阶,硬是改成了一米。以外门弟子的修为,最多比常人多跳十厘米,又无一修炼身法武技,哪能上的去?

    得亏旁边有扶手,王荣德灵机一动,先是将脚放在上一节台阶上,然后用手尽力一拉,算是上了一节台阶。

    其他人也纷纷效仿。动作灵敏的,比王荣德还快;动作迟钝的,上都上不来。当然了,四个伙伴肯定是前者,他们可都是外门的精英。

    果然,售卖丹药不是没道理的。完成了滑滑梯,众人都精疲力竭,有些已经服过此丹了。服下一枚后,所有人的精力都得到了恢复,那些没能买到丹药的后悔莫及,恨不得从有丹药的人手中抢过来。

    “不对啊,这药力怎么减弱了?”也有人发出了质疑。

    “这丹药,每次服用都会比前一次的药力少一半,而且一日仅能服用三枚,多了会立即暴毙。”炼丹的听见了,立刻做出了回应,她不能容忍任何人说他的丹药有问题。

    “那得珍惜了。”王荣德想着,指不定后面还有什么难的项目呢。

    所幸,之后还有的几个项目并没有费太多的体力,轻松就通过了。本想着回宿舍休息一番,看看天色还早,王荣德打算去看看怎么炼丹。

    炼丹者也并未阻拦,因为他不相信有人看看就能学会。当然,王荣德也不是抱着学会的心态来的,而是无聊看看。

    突然,又有一群弟子跑了过来想买丹药,并大打出手,谁也不知炼丹者露出了隐秘的微笑。

    接着,几名学过炼丹的内门弟子也跑了过来,因为这种但要对他们也有好处,炼丹者却只在外门。若是多看几十遍能学会,那可就赚大了。

    “等等,这丹药之中好像有些诡异的气息!”其中一个人感受了一下,大惊失色。

    长老听见后立即围了过来,紫李宗不容忍任何诡异的物品,因为这很可能就是邪派人士之物。

    “小子,你炼的丹是用的什么材料?”长老威严地问。

    众弟子都惊了,这可是炼丹师啊,地位比普通的武者高多了。长老不仅叫他小子,还问他丹方,丹方可是每一个炼丹师的命根子啊。

    虽然有些丹药很多人都会炼,但新手和老手的办法绝对不一样。若是这个炼丹师高傲一点的话,很可能长老会遭殃!

    不过,这只是弟子的想法。长老和那位炼丹师都清楚谁的地位高,再说这是在紫李宗内,什么事都是长老占理。

    “这...我...”炼丹师结巴了,他总不能说他假装炼丹,实则用鲜血滋养一个邪派的宝藏地图吧。

    炼丹师迟疑了一会,决定将地图装进背包后跑路。

    “嗯?你手里鬼鬼祟祟拿着什么?交出来!”长老刻不容缓地说。

    “这...这是...这是我母亲写的血书,仅能自家人看!”终于,炼丹师想到了一个理由,想隐藏过去。

    “哈哈哈......”长老被炼丹师逗笑了,随即又正经地说:“小子,看着你年轻,其实没个七十也有六十了吧。亏你也是个有点见识的武者,连这点都不知道。从你右耳就能看出你母亲的生与否,她老人家年纪不小了,能活到现在吗?看这样子,怎么也没行动能力了。”

    炼丹师的母亲并没有故去,但也算是个废人了,哪还能写血书?

    这倒是让王荣德涨了知识,原来还有这么一套。

    炼丹师实在没借口了,将地图一扔,竟跑得比兔子还快。

    长老捡起来看了看,先是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随即又对外门弟子说:“明日的探宝,就让你们去原本预定给内门的地方吧。人丁四重及以上愿意的的外门弟子以及所有内门弟子到这上面的地方吧,放心,我会找几个强一点的长老陪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