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旧日曙光 > 第一卷 龙殇 第三章 真实的虚假

第一卷 龙殇 第三章 真实的虚假

    “我会和你一块去的。”

    奥托斯回到侯爵公馆的时候,曼诺亚侯爵先生还未乘马车离开公馆赴约,他们在四楼大厅打了个照面。索契斯见到奥托斯回来的这么早也不免有些震惊,但出于对他人的隐私不好过多干预,所以就没有询问为何,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当然,奥托斯是个好事坏事都会藏着掖着的一根筋脑袋,自然而然不会规规矩矩的告诉侯爵大人此行的前因后果,但他还是决定,待会和曼诺亚侯爵先生一起前去赴约,就当履行承诺。

    索契斯侯爵听完后缓缓起身,身体微微前倾,右手伸出修长的食指,嘴巴一张一合,想说些什么“你终于幡然醒悟了”一类的话语,却欲言又止,收回那只自觉僭越冒犯的食指后。平静的坐回了靠背木椅上,索契斯镇静的点点头,向奥托斯微笑道:“行。五点半准时出发,你准备一下吧!”

    奥托斯看着手腕上修理如初的那只机械表,点了点头,平静的走入了自己的宽敞房间,期间没说话,索契斯望着他的挺拔背影,愣愣出神:

    这家伙,干什么了?

    ......

    在索契斯侯爵亲自吩咐下属为自己打点的那间房间里,奥托斯拖着沉重厚实的身子猛的瘫倒在了木制靠背椅上,又撑着胳膊艰难的直起腰杆,伸手抓向身前圆磨红木桌一脚罗列着的一叠崭新信纸,抽出一张平稳的放在身前,随意的从笔堆筒里翻找出一只笔头泛黄的,笔身套着黑色外壳的老旧羽毛笔。

    奥托斯尝试性的举箸提笔,思前想后却迟迟未下笔:油墨欲滴,他猛的身体一抽搐,钻心的疼自手尖处蔓延而上,还来不及收拾圆磨红木桌上遗留的墨汁残迹,又像抹布擦拭满是污渍的木桌似的,抹着他的一副老皱板脸低着头叹了口气。就像是一个兢兢业业一年了的老农,丰收的时候庄稼地遭了虫灾,一年心血到头来荡然无存。

    “活着真他娘憋屈!”

    奥托斯想抽烟,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那种渴望甚至一度通过那副面孔,闯出了单纯的欲望这么一说,渲染了四周,弥漫着一股压抑极了却抹散不去的恶臭味。金钱、贪婪、名誉,利益将他在那团泛着昏黑的恶臭迷雾中捂的喘不过气。他想狠狠的抽上几只烟,或者能够的话,他想抽几十支...可他伸手掏向荷包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没了烟...就几个晃荡几下能摇出“叮当响”声的银板铜板。从某种形式上来说,如今的他,坐在麦萨维基市最声名显赫的年青侯爵的府邸里受到款待的他——等同于身无分文。

    就在回到麦萨维基市主城区之前的他,在邦德萨斯镇的时候跟自己原先的一个朋友,现在就像是有“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的家伙在酒馆里唇枪舌战,差点还大打出手的干上一架。那个家伙叫做梵谢尔·蒙多洛斯,今年二十五岁左右,应该是刚满二十四岁,奥托斯对生辰诞辰一类的东西很容易搞混淆,所以干脆不记,他也就清楚个大概,反正梵谢尔如今是“二十岁有了,没到三十岁”的那种空有满腔热血而无所作为的人。算得上是饱受当年战争侵蚀的受难者之一。对于这个打小起就无依无靠的遗孤,当年还是联邦捍卫军底层辅佐兵士的奥托斯出乎意料的对梵谢尔尽心尽责,照料有佳。可能归结于,他在年幼的梵谢尔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但类似于军旅生活体制化的东西,或许还有教宗扼人的极端氛围,梵谢尔不服从管制让他气急败坏,然后拳脚相加的时候也常有发生。

    而奥托斯回到客房后也清楚,哪怕刚刚差点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与客人打了一架,事后的梵谢尔·蒙多洛斯对自己所谓“以下犯上的僭越之举”也没有丝毫赧颜,甚至还能若无其事的仰头将一洛杯升量的冰镇朗姆酒一饮而尽后,方才脸不红心不跳的看着自己需要招待的那些酒馆宾客们,抬手猛拍陈旧的原木桌子,痛斥一些类似于“奥托斯·萨亚维奇那家伙就是个不可理喻、不可救药、十恶不赦,罪不可恕的混蛋...”的话语,让那群只是来此消遣闲暇时光的举止端庄之人不明所以,火辣辣的刺喉老酒卡在他们的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了似的,怎么也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难受的很。

    “那家伙给我的那封信里面到底写了什么啊?神经兮兮的!”奥托斯抓着自己寥寥无几的几根发丝,有些恼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泛黄的平整信封,他举过头顶在透过窗帘的阳光下细细的端详了一番。然后顺手一翻,拆开了信封的硬板外壳,里面只是一张写满潦草字迹的薄薄的一张灰黄老纸,那张信纸很怪,没有署名,没有地址,甚至连寄出必备的邮戳都没有。很显然,这封信的原始主人并不想这封信寄出,或者换种说法来讲的话,他想留下来做纪念,然后不知中途发生了什么变故,或许是刻意有为吧(奥托斯本人是不知道具体的,但差不多就是这样)。几经转手后转赠到了定居邦德萨斯镇的酒保梵谢尔手中,而梵谢尔又给了他,这一切对奥托斯来说,都太...太过蹊跷了。

    奥托斯尽量端正坐姿,咳嗽了几声,促使自己打起精神。他轻手轻脚的将那封信纸放在红木桌上,然后聚精会神的慢慢的读了起来。他尽量不去一目十行,他不知道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玄机,当然,他也想知道,平日里一根筋硬到底的梵谢尔·蒙多洛斯为何会给他这封奇怪的“无名信”。他想解开这些,所以他小声的读了出来:

    “亲爱的奇兰·霍利芬多先生,您好!”

    奇兰·霍利芬多么?奥托斯眉头微蹙: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麦萨维基市现任市长。他继续往下看:

    “听说您就要当选市长了,不知此事真假。当然了,我肯定是希望您能够当选的,当时那群‘贤人会’的老先生们可是很看好你的哦,您出色的才干就已经向众人证明您无疑就是下一任市长...哦,对了。那位我敬爱的曼诺亚侯爵大人不知近来可好,还劳烦您能替我向他问声好,毕竟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够主宰的,如果他能加入我们的话,那肯定是再好不过了,其他多余的嘘寒问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为了王国。”

    他说的“曼诺亚侯爵大人”应该就是索契斯先生过世的父亲,曼彻达·曼诺亚吧。奥托斯收起信纸,整理如初,他咽了口口水,嘴唇干裂。这封短小的信中,奥托斯所看出来的较为明显的疑点有两个。“这件事”代表的是什么,应该不可能说的是“奇兰先生当选市长为他庆祝”吧,毕竟他后面还接了一句“不是我一个人能够主宰的”,还有一句是“如果他能加入我们的话”,很显而易见,当年这栋府邸的主人——曼诺亚侯爵大人并不想掺和其中,而这里面可能藏了些许见不得人的血腥勾当,最后落款也着实令人费解,何为“为了王国”?难不成是为了涅克斯?奥托斯摇摇头: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又何必如此遮遮掩掩还最后没有寄出呢?

    想到此,奥托斯一愣:梵谢尔那家伙为什么会有这么绝密的一封信件?他连忙起身,浑身上下传来一股子不详的气息,逐渐的蔓延,包裹住奥托斯。奥托斯布满血丝的眸子中忽地晃过几个狰狞的血色影子,模模糊糊。他猛地胡乱挥手,像是被造物主遮住了双眼的盲人,无能的拍到向那团吞噬着他的看不见的黑雾。他赶忙起身收拾桌上的狼藉一片,他的咽喉像是被什么硬物给卡住了一样,一直形如哀嚎的干呕,这一趟简简单单的邦德萨斯镇扫墓之旅不知何时便的让他像是被枷锁束缚住了一样,进退不得。十七年间在梵谢尔那个一根筋的孩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奥托斯愈发想要在脑中深入探寻,却发现无路可走,到处都是支离破碎,残缺的无可救药。

    “这是哪?我他妈怎么在这?”

    奥托斯的脑袋胀-疼,头晕目眩,像是被一个强壮的家伙悄咪咪的在自己背后,用实心的粗大铁制棒球棒给胡乱的抡了一下,倏忽间天旋地转。

    他缓缓睁开血红色包裹着的眸子,眼前出现的全是不断流淌的血污,却没有任何动物或人的血迹斑驳的尸体,安静中藏着诡异。耳畔传来阵阵空鸣,夹杂着微弱的吼叫声,他听得出来,里面承载了哀怨,由心而生的哀怨贯彻心魂。

    “救赎么?”

    这里好像是一块巨大的血坛。奥托斯心想,他用尽全力在血污池子里向可能是前方的前面迈了小小的一步,试探性的一小步,他并没有踩空,而后却又被突如其来的“洪水猛兽”给击退数步,黑暗的血污中他踉踉跄跄的后退,咳嗽出的也全是血污。

    奥托斯只可看见头顶的远方投射的一丝丝光亮,除此以外,漆黑一片。他感受的到,他正浑身赤裸的站在偌大的血池当中,像是初生的婴儿那样,任凭血污流淌而过。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或者说“如今做什么才对”。像是失了魂,失了心智,他看着自己像老死的树干一样的枯手,血淋淋的,好在还有点能动的迹象——可他真的不知道他自己现在到底还算不算得上是个活人。早已颓废的脆弱皮囊包裹之下,在他时而滚烫时而冰冷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略显无力呻吟的苍老声音在不断回响,挥之不去:

    “这...这是地狱么?”

    ......

    “这里就是我心心念念的地狱吗?”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