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网 > 旧日曙光 > 第一卷 龙殇 序章(2) 审判与救赎

第一卷 龙殇 序章(2) 审判与救赎

    今日与往常一样,遮天蔽日的雾霭如幽灵般弥漫在邦德萨斯镇的上空,远处高耸的“迈德伦”教堂也依旧被黯淡的黑雾笼罩,穹顶之上屹立着三位“血腥皇后加曼莎”党派的白袍祭司,手持雕镂“血色玫瑰”的十字架,一动不动的注视着面前那个在身后用粗大麻绳束缚住双手,浑身勒出血痕的赤裸男子。

    万籁俱静,大音希声。

    远处的老旧酒馆外面围着一圈人,都举着脖子向那“神圣的仪式”张望去,不时有人转身,发出稀稀疏疏的唏嘘抽咽声。而一群没有长者管教的孩童则缩在酒馆刺挠的草堆后面,挤着脑袋聚成一团,好像这些个惨绝人寰的事与他们无任何干系,甚至还兴致勃勃的讨论镇上哪个往日欺负他们的混球将是小镇下一个被那个“地狱阎罗哈迪斯”和“血腥皇后加曼莎”选中的“幸运儿”。

    “伟大的加曼莎王后!您虔诚的追随者撒尔弗罗尔以及门徒切尔诺夫、诺尔修斯,在此替您审判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中间那个较为年长,身形修长的白袍祭司如悬浮的幽灵般突然举着手中的十字架向前迈了一步,举头望着那团黑色雾霭,身后的两名脸青如铁的年青教徒也跟在他的后面模仿他的动作,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声响。

    迈德伦教堂前站着的数名腰佩银剑的骑士,听到那位名为撒尔弗罗尔的白袍祭司的祷告,立刻从银白剑鞘中抽出长剑,然后迅速调整握剑姿势,那些柄笔直竖起,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的,如今雪白的溢出寒气的银剑上倒映出数道银白锃光的盔甲——那些残暴的加曼莎追随者隐藏在密不透风的盔甲之后,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得清铁甲之后他们的神情,但几乎所有邦德萨斯镇的子民都可以确幸,他们绝对是面无表情或者面色狰狞的,因为肆意屠杀的事情干多了,好像死几个人也无关痛痒了起来,甚至...甚至还有了些杀伐过后不言而喻的快感。

    “这群人不愧是那个加曼莎的走狗,真是尽心尽责!祝...祝他们死后与哈...哈迪斯为伴!”孩子堆里,有个浑身脏兮兮的棕发男孩骂道,又猛地抛出自己手中紧紧攥着的几枚石子砸向灰蒙蒙的地面。

    “那个酒鬼本来就罪有应得,他们这次算得上是为名除害,但昨天他们居然把奥古托老镇长给杀了,真是畜生不如!”有个孩子继那个棕发男孩之后低声叫了起来,眼眶湿红,说完却又缩着脑袋抽噎。

    “撒尔弗罗尔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原先还是迈德伦教堂的教廷主教,咱们之前还经常听他讲《旧圣约》上那个酒鬼的故事,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吸血鬼’加曼莎给蛊惑了心神!”又有个孩子愤愤不平的叫了起来,恶狠狠的捶打着泥草地。

    那圈围在划界线后面的邦德萨斯镇子民,有位头裹纱巾的老修女一直低头沉默,无声的抽噎,嘴里默念一些祈祷的话语。

    自这群打着“救赎”旗号扎军于此的教廷审判军与原先那些迈德伦教堂教廷主教和教徒狼狈为奸后,这个名叫萝蔓娅的老修女便一直在为那些冤死或者罪不至死的邦德萨斯镇子民祈祷,祈祷他们的灵魂在经过天神史诗的洗涤后能够步入天堂。她听到那群拥有纯洁灵魂的孩子们吐露出这么一番肺腑之言的时候,也倏忽涔涔的流下了两行浊泪。

    老修女萝蔓娅走向了这个生灵涂炭的小镇上为数不多的,真正无罪的孩子,俯下身依照大小的顺序从大到小的抚摸了一遍他们的额头,带着一股被纯粹所洗涤的泛滥着慈爱的嗓音,对着这些眼中泛着泪光的孩子轻轻“嘘”了一声,然后坐在了他们身边的草堆上,细声说:“还记得《旧圣约》第三章‘冥王的审判’,最后一节《罪与罚的十四行史诗》讲的是谁的故事么?”

    “‘救赎之翼大天使’阿...阿萨克斯。”有个小家伙立刻说了起来,他的手中恰恰紧紧捏着本包着老旧牛皮纸的《旧圣约》。

    “噢!梵谢尔...那你能给我们讲讲《罪与罚的十四行史诗》讲的是关于阿萨克斯的什么故事么?”老修女一脸欣喜的双手握在胸前,眼中泛光。

    “‘救赎之翼大天使’阿萨克斯审判妄图反抗诸神的‘冥王’哈迪斯,并将其用圣光封印于地狱里的故事!”老修女称呼为梵谢尔的孩子兴致勃勃的说道,余光瞥向远处教堂穹顶之上站着的三个举着十字架的白袍祭司,又蔫了下去,他虽然知道那个被行罚的家伙本来就是个罪有应得的大恶人,却也不免眼眶含泪,哽咽难鸣。

    老修女一愣,收敛自己的无关神色,扭头顺着孩童望过去的方向望去,那群教堂之下站着的审判军骑士正在将那个殒命的男子收殓入棺,三位白袍祭司则是立刻在教堂穹顶叩首,无声无息。四名审判军骑士扛着那副血迹斑驳的木棺往邦德萨斯镇一脚的黑暗森林走去,那三位白袍祭司一直目送那一行审判军的骑士走入黑暗森林腹部才起身,而那位教廷神父撒尔弗罗尔好像是听到了那位“神圣皇后”加曼莎的敕令,恶狠狠的扭头怒视身后的两位教徒,嶙峋的大手中紧紧攥着的那副“血色玫瑰”十字架险些变形,他那双昏黄空洞的小眼睛猛地目光如炬,咬紧牙关低吼道:“我不是说了么,这种神圣仪式容不得一丝怠慢!你们背叛了...皇后!”

    不过片刻,突破笼罩在迈德伦教堂之上的那团黑色雾霭,散发出一丝丝亮堂堂的炽热光辉,不过片刻又被黑暗反噬,苍穹再次陷入黯淡。

    又是两声自恢弘教堂穹顶传来的哀嚎。

    罗列在迈德伦教堂之前的木棺,又新添了两具身着白袍的尸体,只是相较于原先那个被宣称“审判洗涤”的男子,教堂前整齐伫立着的那些审判军并未将这两副木棺运往不远处哀嚎弥漫的黑暗森林腹部,而是直接送入迈德伦教堂中央的祭祀圣坛,用火化致以这些为神圣使命而丧生的英灵,驻扎在邦德萨斯的教廷审判军最崇高的敬意。

    死寂过后。

    那个眼眶含泪的老修女也被如今信仰“神圣皇后”加曼莎的老神父撒尔弗罗尔,命令部下审判军五花大绑的送入迈德伦教堂,她被那位从不露面的“血腥皇后”加曼莎敕以“愚昧世人”之罪,也将被教廷审判军扒去外衣,彻夜裸体,受尽凌辱的束缚在审判十字架上,这是对外宣称“洗涤魂灵”的惨绝人寰的刑罚。

    原先将那位老镇长奥古托杀死在祭祀圣坛的血池之中的,血腥残暴的审判军以及邦德萨斯镇他们如今的主教撒尔弗罗尔,无人敢反抗这些被“血腥皇后”侵蚀了心智的“走狗”,只能无声的目送和低头抽噎,但那个崇信造物主一辈子的老修女好像也并未有什么临死的悲痛之感,也没有对那位造物主的埋怨,倒是极为坦荡荡的低头沉默,继续无声的为邦德萨斯镇剩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子民做生前最后的祷告,而她将会用她的生命践行,告诉了这群残暴的“吃人”怪物们,他们所信仰《旧圣约》和那位造物主弗洛曼蒂根的心,永远不会被肉体上的摧残所磨灭。

    老修女在被送入“无尽深渊”的迈德伦教堂之前,最后一次抬头看了一眼酒馆边仍旧聚集唏嘘的那群涅克斯王国子民,那群仍旧信仰造物主弗洛曼蒂根以及《旧圣约》的子民,无声的望着苍穹浩瀚与烈日高阳,眼眶湿红,发出了她在陷入无尽的深渊前,最后的一次祷告:

    “愿主保佑!《旧圣约》扉页上的预言终将实现!加曼莎与你的那些教徒们,你们被审判的日子也终将来临!祝...祝你们这群混蛋,是...是哈...迪斯忘却在人间的遗...遗孤!”

    ————————————————

    PS:

    1.谢谢老奕的推荐票包,么么哒~

    2.最近有点忙,没时间码字,稿子不多,要省着点用,一周三章极限吧...大概。